当前位置:义乌365便民信息网 车险信息网情感替情敌养儿子(她还想帮情敌养儿子)
替情敌养儿子(她还想帮情敌养儿子)
2022-11-24

钟臣在网吧里泡了两天,他爸钟磊没来过一个电话。

他知道,那是因为他爸最近正忙着再婚那档子事儿。

钟臣的妈妈洪楠半年前患病去世了,按说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再找个女人搭伙过日子也很正常。

但钟磊找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那青梅竹马的初恋刘佳。

这让钟臣一下子怒了,满脑子都是这些年他爸背着他们母子和另一个女人藕断丝连的狗血剧情。

不怪钟臣多想,他爸和那个女人分了快二十年了,现在洪楠前脚刚走,那个女人就要嫁进来。

要说中间这几年俩人没联系过,钟臣打死也不信。

那一年,洪楠跟着她爸去自家厂里参加中秋晚会。

现场一百多号工人,都穿着灰扑扑的工服。只有钟磊,一身板正的白衬衫,远远望去,鹤立鸡群。

洪大千金从人群中一眼相中了他,至此穷小子得以少奋斗二十年。

听人说,钟磊当时有个初恋女友。但架不住洪楠的强势追求。但凡男人,都是有点虚荣心的,更何况洪楠还是个大美女。

于是,三个月后。洪楠如愿以偿地嫁给了钟磊。或者用“娶”字更为贴切。钟磊这一脚倒插门女婿够有诚意,他给儿子取名钟臣,臣服的臣,对洪千金掏心掏肺。

用现在的词叫舔狗,那时不一样,说钟磊深情专一、万花丛中过,刺儿都不沾身。

立的是好男人人设,牌坊不倒。

后来,钟磊的事业渐渐做大,整天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连老婆洪楠生病住院,也很少抽出时间来照顾。缠绵病榻半年后,洪楠郁郁而终。

至此,钟臣对他爸一直颇有成见。尤其自打进入了叛逆期 只跟钟磊对着干。

现在老子要娶妻,儿子也拦不住。眼看那个女人就要登堂入室,钟臣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因为年龄不满十八,钟臣只能猫在黑网吧里过夜。

钟臣的铁哥们罗小军听说这事儿,立马打来电话劈头盖脸地把他训了一顿:“你傻呀!那是你的家,你就这么走了,留他们俩浓情蜜意二人世界?”

钟臣猛地一拍键盘,对啊,那是我家,房本上署着我妈的名字,凭什么那个女人想来就来。

钟臣冷笑:哼,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狐狸精能迷我爸二十几年。

钟臣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高压锅上炖着肉正“呿呿”地冒着白气。

此时正好黄昏光景,是家家户户烟火气最丰盛的时候。钟臣愣了愣,自打洪楠生病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气氛了。

“回来啦?洗洗手准备吃饭了。”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瘦长的方脸,面颊泛着黄色,质朴中带着常年劳作所锻造出来的坚毅。不丑,但跟好看也全然不搭边。

钟臣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跟他亲妈洪楠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刘佳摘了围裙,坐到饭桌前,说:“你爸过会就回,饿了你先吃点。”钟臣没想到刘佳居然敢这么理直气壮地跟他说话,心里积蓄良久的火药罐子突然就炸了。

他指着刘佳,愤愤地说:“这里是我家,你凭什么来命令我?再说了,你和我爸结婚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别高兴的太早。”

刘佳冷眼旁观着钟臣的叫嚣,二话不说,‘啪’地一声将结婚证拍在了桌上。

“今天刚领的证,这下有资格了么?我告诉你,不管你再怎么恨我,我也是你法律上的妈。跟我大吼大叫,你这就是不孝!”

钟臣一看见那鲜红的本儿当即就傻眼了,他没想到钟磊的动作这么迅速。前两天刚宣布要再婚,今天就把证给领了。

防谁呢?就这么等不及想把那个女人娶回来。钟臣气得不行,一阵风似的冲回了房间,房门被他拍得震天响。

刘佳维持着方才高昂着头的姿势,但下一秒,成串的眼泪就争先恐后地往下掉。

刘佳把头埋在臂弯里,趴在桌上无声地哭了起来。她这辈子的出息算是耗尽了。年轻的时候,被洪楠抢了老公。人到中年,还得帮情敌养儿子。

无论钟臣再怎么不情愿,刘佳还是在他们家住下了。

钟臣能跟他爹脱离父子关系,但脱离不了他爹手里的经济腰包。但钟臣也有他自己的坚持,比如他宁可每天点外卖,也绝不吃刘佳做的饭菜,偶尔闻上一口都要捏着鼻子恶心上半天。

而且每次刘佳从钟臣面前经过,钟臣总要讽刺一句:“没搞错吧,我们家哪来这么大的土味啊?”刘佳不想跟个孩子计较,也就随他去了。

日子久了,钟臣渐渐觉得,刘佳的到来,似乎也没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钟磊虽然对刘佳好,但也从没勉强钟臣和刘佳维持表面关系。

钟臣便安慰自己权当家里多了个保姆,只是这保姆一到晚上就得钻进他爹的被窝,这让钟臣感到极度的不安。

他怕万一哪天刘佳怀孕了,那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可就摇摇欲坠了。电视剧里恶毒后妈惯用的‘母凭子贵’的套路,钟臣可没少看。

这么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年,刘佳的肚子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钟臣放下心来,并从此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他要完全脱离这个家,自己赚钱。

这样哪怕刘佳真生了个小的,他往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人家的十六七岁,想的是努力读书,报考名校。钟臣的十六七岁,想的都是如何一门心思的搞钱。然后狠狠地打他老爹的脸。

可钟臣万万没想到,自己没能在钟磊面前长脸,就先让人给揍趴下了。

钟臣从小当惯了金贵的小少爷,哪里愿意去做苦力挣钱。

于是,就联合了几个班里的同学,去向其他年级的学生放点小型的‘高利贷’。借100还150,借200还260,借得越多,利息也会相应降低。

钟臣拿出两千块零花钱,试水了一个多月,最后收上来的本金居然翻了两倍。这让钟臣尝到了暴利的甜头,于是开始变本加厉地在校园里投放‘高利贷’。

这次翻车是因为一个初二的学生在向钟臣‘贷款’后,因为家里不愿意给这么多的零花钱,于是从家里偷钱来还债。

这个学生的哥哥知道以后,就找人把钟臣给堵了,困在巷子里一顿胖揍,并且要求钟臣必须双倍退还那些钱。

钟臣当然拿不出来,收上来的钱,都被钟臣分给了入股的哥们。几人准备联手再放一波大的,没想到就先栽在了这条巷子里。

钟臣只好给他老爹钟磊打电话,前后省略了诸多细节,只说是请客吃饭忘带钱包,被人扣在店里了,让他赶紧转钱过来。

但那群人却不依不饶,强调必须要现金,大概是不想留下什么证据。

钟臣又只好咬着牙跟他爹撒谎说店里不接受转账。

钟磊正忙着在外地出差,沉默片刻后对钟臣说:“我现在人不在市里,你给我个定位,我让你刘姨给你送过去。”钟臣只得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钟臣在路口等到了刘佳。她大概急着出门,居然穿着居家的拖鞋就过来了,外套也没来得换。

刘佳看到钟臣那副惨样,心中警铃大作,她扑上去,揪着为首一人的衣领吼道:“你们打他了?小小年纪不学好,你们这是抢劫知道吗?”

钟臣恼怒地捂住半边脸,极其不耐烦。本来让刘佳看到自己这幅模样已经让他备感耻辱了,没想到她还这么上不得台面。

钟臣当即就火了,冲着刘佳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啊?赶紧撒手,我说我被抢了吗,我欠他们的,赶紧把钱给人家......”

钟臣又冲着那位学生的哥哥说:“这是我们家保姆,钱都带来了......”话音未落,钟臣的脸上‘啪’地挨了一记耳光,左半边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刘佳双眼通红地瞪着钟臣,咆哮道:“我是你妈,你这个不懂孝敬的东西,你以为你不吃老子的,就不欠我的?你穿的用的,衣服鞋袜,浑身上下哪样东西不是我收拾出来的.....”

钟臣震惊地看着刘佳,从小到大,就没人打过他,一股难以言说的委屈从他的心口蔓延开来。

没等钟臣向她兴师问罪,刘佳已经像豹子一样冲了上去,和那几个高个子男生扭打在了一起。

“就是你们打的我儿子是吧,老娘跟你们没完!”

农村女人的悍勇是那些学生们难以想象的,刘佳以一敌三,攻势又快又猛,饶是男生都有些招架不住刘佳回头瞪了钟臣一眼,怒道:“怂货!叫人欺负了也不敢还手,你有什么用?”

钟臣愣了片刻,被这一嗓子吼得脑子一热,也扎进了人堆里。

直到有路人出来极力劝阻,几人才推推搡搡地停止了打斗。

平静下来后,刘佳听几人说清了来龙去脉,从兜里抽出了几张人民币,递给了学生的哥哥。“我们家孩子做错了,我们认。但是想趁火打劫,老娘一个字儿也不会出。”

那人诚惶诚恐地接过钱,对刘佳刚才的猛攻仍心有余悸。“事情都弄清楚了就好,我们也是一时冲动,阿姨再见......”几人一溜烟跑没影了。

“回家吧。”刘佳开口招呼钟臣,声音里带着沙哑的疲惫。钟臣原地磨蹭了一会,到底还是跟上去了。

打架事件过后,钟臣和刘佳的关系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虽然两人还是互不搭理。

但某天下午,钟臣放学回家,看到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刘佳时,忽然开口问了一句:“今儿煮的饭够么?”

刘佳洗菜的手一抖,声音有些不自然地说:“够,哪天都够。”

两人坐在一张饭桌上,沉默地吃着饭。气氛虽然有些尴尬,但钟臣却吃得挺尽兴,因为刘佳的手艺实在很不错。

从那之后,两人都能明显感觉到,彼此心里的坚冰正一点点地融化。钟臣终于不再排斥刘佳,也会学着慢慢接受她的好意。

而随着两人的关系日渐亲密,钟臣偶尔也会偷偷好奇,刘佳明明很喜欢小孩子,为什么嫁过来的这几年,却始终没想过再要一个孩子?

直到那天,他无意间听到了他爹和刘佳之间的对话。

“你想要什么样的戒指,我都可以给你买,但是你为什么要动衣柜里的东西,那是......”钟磊的声音有些低沉,听上去透着深深的无奈。

“是什么?因为那是洪楠的对吗?因为那是她的东西,我动不得是吗?包括你这个人,也都是属于她的......”

说到后面,刘佳已经泣不成声,门内传来女人压抑的哭声。钟臣呆呆地站在门外,感觉自己正在接近一个巨大的秘密。

一个他一直以来都毫不知情的秘密。

“你别哭了好吗?抱歉,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说这些话伤你......”钟磊开始哄刘佳。

人的情绪一旦失控就很难收住,何况刘佳平日里习惯了将它们极力掩藏着。“我只是拿出来试戴一下,没想到怎么也取不下来了。我知道你还想着洪楠,你忘不了她,可是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这些年,你心里不好受,难道我就好过了吗?”

通过刘佳断断续续的描述,钟臣终于得知了钟磊当初再婚的真相。

原来,洪楠在得知自己时日无多的时候,就派人去找过刘佳。她知道,刘佳的第一次婚姻并不幸福,因为频繁的流产,使她丧失了生育能力。

洪楠苦苦哀求刘佳,想让刘佳回到钟磊身边,替她照顾他们父子俩。“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但请你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我走以后,会把我的全部财产都转移到你的名下。哪怕你不愿意再回到他身边,那些钱,也足够支撑你的下半辈子......”

让钟磊娶刘佳,是洪楠生前唯一的愿望。余生还那么长,她想把钟磊还给刘佳。她知道刘佳一直没能忘了钟磊。

这样做,既是出于当年对刘佳的愧疚,也有洪楠自己的私心。刘佳既然没有生育能力,就注定了她在钟家无所出,那么钟家就只有钟臣这个唯一的儿子。

与其让钟磊再去找别人,不如让刘佳束缚着他。这样,钟磊也永远不能忘了洪楠。

这个天生高傲的女人,在临死的那一刻,都不愿意输。

只是,洪楠低估了钟磊对自己的爱。

少年时期的心动最是难忘,钟磊忘不了那时洪楠追在他身后,势在必得的说:“我知道自己不够贤惠,也不温柔,但只要你答应跟我在一起,这些我都可以学,我愿意日日为你洗手做羹汤......”

刘佳接盘了这场中途夭折的婚姻,自以为能改变些什么。却没想到,人的心就巴掌块大小,塞满了,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

人人都道钟磊是爱洪家的万贯家财,却不知他早就将心剖给了万贯家财中养出来的人。

刘佳输得心服口服,倔了这么多年。她决定认命了,不再去强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第二天清晨,刘佳收拾了行李准备悄悄离开。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钟臣。

钟臣紧张地站了起来,红着眼睛,声音带着鼻音,问她:“妈,你要去哪儿啊?”

这一句,让原本狠了心的刘佳泪如雨下。母子俩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妈哪儿也不去......”刘佳声音哽咽地说道。